2010年1月3日

【回響與剪影】陳淑韻看《忿怒》

文、圖:陳淑韻


大聲的叫吧,生命如此乏力的時候,那是生命唯一且最後的機會。

底層人士,只有卑微的索求。
通常他們要的不多,也無法要的更多。
生命只有經過的權利,無法去創造。
那些廉價房屋是禁固靈魂的場合,
全部窮人,像基因互相影響,悲劇反覆重演。
在漆黑的走廊有著無數的門,打開後不是一道光芒,
而是一個無窮的黑洞(科學家常用詞),這個黑洞有個經濟學家常用的詞彙,低收入戶。
在這樣的世界,上帝沒有的罪,是這裡的規則。
千萬不要可憐一個老太太被人搶走了錢包,
她在35分鐘之前,看著一個孩子被中學生群毆而緩緩經過,彷彿處在第二度空間。
這是我看過的忿怒。
但是,40分鐘後的我,進入了朋友的廉價屋,
雙層鐵床,上面是我朋友和弟弟的床,下層是他阿婆的床,
阿婆坐在床上,看著距離她只有兩隻手臂的電視機,
看見小客人,好不容易站了起來,笑著拿著一盒曲奇餅,打開盒子,
只有一堆餅乾碎,聽說是新年的義工送的,隨手拿了一小塊
又跟著朋友去洗手,黑漆漆的廚房,只能容納兩個,最好還是一個人進去,還要計算數學家所謂可行動範圍。
我們兩個跟阿婆說拜拜後,經過了垃圾場,兩個外勞正在買賣女生內褲,那是偷來的。
朋友的腳踏車已經被偷了,非常生氣,到處尋找,終於在一個樓梯間的儲藏室找到了。
我們知道是誰做的,不用清楚知道任何表面證據,這個空間不適合這規矩。
於是,我們偷了工地漆工的黑漆潑在那個印度人的門,把桶子甩掉,飛毛腿去了。
在那個工地的秘密基地,我們不斷興高采烈討論。
最後,坐在破爛的沙發,全身被包住,風一直吹來,沒有牆壁的廢墟。
遠處是看到了茨場街,不知道未來的樣子。
他說:“剛才那些餅乾很畏。別人施舍的,我不喜歡九樓。
“沒關係,至少你們還有廉價屋,我們的是老窦做工的宿舍。”
“哈哈哈!”

貧窮,我們也習以為常了,卻無能為力,繼續習以為常。

有時候,無知真的是一種幸福,我乞求上帝讓他們繼續無知,那至少世界有美好的事情。
不然,就讓他們痛苦至底。
通常,那一時的憐憫是絕對的殘酷,對於低收入戶如此,對於高收入戶也是如此。
低收入戶還要來安慰高收入戶的美好情懷。

聖經有七種罪,妒嫉、驕傲、慳吝、忿怒、迷色、貪饕、和懶惰。
上帝喜歡七這個數目字,沒有告訴千千萬萬的信仰者,第八種罪。
第八種罪是窮,不管是那一種形式的窮。

2 則留言:

柳柳 提到...

請問陳淑韻是那一位?常常看到他的文章~是作家嗎?

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心關係工坊 提到...

柳柳,

淑韻常常來幫忙我們的活動,她喜歡看書也喜歡看戲,也有寫作,寫得很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