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

【回響與剪影】99.01.02用愛守護七星潭,需要你/妳的親身參與!

1314我們在七星潭賞星廣場等你/妳
當天請穿紅色系衣服來填滿海洋之心
和我們牽著手一起對著海大喊「七星潭,一生一世我愛妳



(雨天則於七星潭鎮星宮廟口舉行,下七星潭的大斜坡左轉,全家便利商店對面)


◎以上圖文由搶救七星潭聯盟提供

◎參與此行動的回顧與展望/東海岸文教基金會Peggy

98年9月27日,本會於「當我們在『議』起:花蓮地方公民記者聚會」中得知七星潭風景區即將蓋起渡假村的相關訊息後,即不斷追蹤此案後續發展。

期間,不斷接獲來自台灣各地民眾對此議題的電話、信件關注,許多人都抱持著一種懷疑的態度:「七星潭應該是自由又天然的一片海岸,財團蓋了渡假村、遊艇碼頭,那以後我們還可以自由、免費的進出這片海嗎?」、「難道一定要蓋飯店才能發展觀光嗎?」

也有一位原花蓮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的畢業校友岢貝果得知此消息後,在11月26日特地從台中回到七星潭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表達「我不要七星潭變成渡假村」的意念。

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她說:「就像知道愛人要受傷了,誰能不理?」


(影像剪輯/岢貝果)

那天,入秋的海水微涼、浪頭不小,問她在海裡畫畫的感覺,她說:「自己一個人沒想太多,就不顧一切的衝過去,可是當坐在海灘上畫畫,視線和海平面非常接近,就覺得平常七星潭的海看起來很容易親近,可是等在她裡面了,就很可怕。」


(圖/岢貝果提供)

聽完她的分享,又看到相關研究、媒體報導指出七星潭海岸不僅有地震活斷層分布,更是颱風引發暴潮撲岸的災害敏感地帶,居民憂心的說,最近幾十年來七星潭海岸線退縮快速,在地人都很擔心居住安全了,度假村卻還想要蓋在海邊?他們難道不知道水利署第九河川局有研究報告指出,七星潭海岸在最近幾十年間已經退縮了一百公尺了嗎?

而民眾信件裡的詢問:「難道一定要蓋飯店才能發展觀光嗎?」,這點讓我想起曾在工作中接觸過幾個藝文工作者,她們不只一次地說:「政府近年來大力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社區產業,這些東西有沒有可能跟花蓮的觀光結合?事在人為,要發展這些產業,有沒有相關的人才培育計畫?花蓮的好山好水讓許多藝文人士聚集,倘若縣政府願意好好發展這個面向,相信會對在地的人文素養提升帶來正面的效果。」

11月28.29兩天,搶救七星潭聯盟正好在花蓮舊鐵道商圈舉辦街頭連署行動,我和岢貝果決定來做個集體行為藝術的實驗,由她和遠從桃園前來協助連署的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學系學生Emma,一起在鐵道連署現場招募願意用身體參與搶救七星潭行動的夥伴,在11月29日一起到七星潭進行這場藝術實驗。


(圖/搶救七星潭聯盟提供)

那天報名的有花蓮太魯閣族Ribix、阿美族Lisin,和原本預計湊足七人的名額還差了四名。

11月29日當天,強風帶來濕冷的空氣,被其他工作纏身的我無法陪她們一起到七星潭,擔憂她們的安全,事先打了電話給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游煌明大哥,他說:「她們真的要碰海水嗎?今天風浪很大喔!」,在她們出發前我又打通電話提醒岢貝果:「如果風浪很大,絕對不能下水,大家的安全最重要,有沒有做這個實驗都無所謂。」

後來,她們在現場討論、評估那天的風浪過後,還是共同決定一起完成這個行為。


(影像剪輯/岢貝果)

事後我問岢貝果那天的情形,她說:「之前在鐵道想招人真的很困難,所以決定到七星潭開說明會邊招人。一開始說明會很歡樂的氣氛,很怕大家聽不進去我說什麼,到了海灘,除了我們四個人以外還有小呆幫忙攝影、凱凱幫忙在海灘上問有沒有人要嘗試一起做這件事,等大家靜坐沉澱、確定沒有其他人加入後,我們才開始站起來慢慢往海邊走。那時候風浪真的很大,感覺遊客越退越遠,只有我們越來越往前,和之前自己一個人做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自己做很孤單,可是會很專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衝很前面,其實蠻危險的;這次要照顧其他夥伴,加上風浪真的很大、海水又冷,一開始我自己很害怕,大浪一來打翻了我,不敢往前,趕緊爬上岸,我跟Lisin很靠近,她伸手扶我,你會覺得是互相觀照彼此安全,那感覺真的很好,也深刻感覺到,我們真的要敬畏海的力量。」


(圖/岢貝果提供)

我聽的心驚膽跳,又問了其他幾個參與此行動的夥伴那天的感覺。


(圖/岢貝果提供)

Ribix說:「對行為本身沒有很直接的感覺,不過那天的風浪真的很大,當自己被浪打到的時候,突然有種覺得人很渺小,很怕自己被浪捲走的感覺;也會想我們到底要對這片海做些什麼,跟海的力量比起來,我們真的很渺小,也就虛心接受,人類真的要謙卑一點。」


(圖/岢貝果提供)

Lisin沒說話,岢貝果說:「她那天只是靜靜的看著海,流著眼淚,畫畫。」


(圖/岢貝果提供)

Emma說:「第一次參與行為藝術的表演,印象很驚心動魄,凝望著七星潭表達捍衛的決心,首先是穿著短褲、T桖走向海邊時忍著風吹,其次是被浪打溼全身的水淋,最後是完成創作剎那的感動,當大家一同手牽手鞠躬時,我真的哭了。」

一方面欽佩她們的毅力與決心,另方面慶幸她們平安歸來,也就斷了請大家再做這類行為藝術的念頭,也聯想到:「在海邊做一個小小的行為藝術就如此驚險,渡假村蓋在離海這麼近的地方,有沒有經過各方面詳細的安全評估呢?」,至於那空白的三張畫布,就讓它們留在基金會做個紀念吧!

其實,關於七星潭未來發展的一切議案,都不應該是任何一個人或團體說了算,應該將所有資訊公開,開放各界關注此案的個人或團體參與公共討論,經過更審慎地評估與討論,共同思索如何在建設發展的過程中,同時兼顧環境、人身安全、地方人文、經濟、觀光發展等面向。

在和不同背景、不同居住地的朋友討論此案的過程中,發現支持著每個人自行決定關注此議題的動力,絕大部分來自於大家曾經在七星潭發生過的故事與回憶,創造出對七星潭濃厚地愛與關懷,就像花蓮在地劇團「花天久地」曾在98.11.25晚間於花蓮創意文化園區小米酒劇場,以playback形式表演的「搶救七星潭的故事」般精采。

(影像/Lisin提供)

(影像/Lisin提供)

從98年9月27日到今天的12月31日,短短的三個月,就要進入跨年的倒數了,不知道大家的新年新希望會是什麼?

真的很好奇,關心七星潭未來發展的朋友們,將會許下什麼樣的願望?打算如何讓這份對七星潭的愛延續下去?

99年1月2日,搶救七星潭聯盟邀請了花蓮大大小小、不同類屬的團體,一起在七星潭賞星廣場舉辦「用愛守護七星潭活動」,她們計畫在海灘上用麻繩圈出一顆空的海洋之心,就等著每個愛七星潭的大小朋友們,穿上紅色系列的衣服,用熱情將這顆心填滿。

如此安全、充滿著愛與和平的行動,東海岸文教基金會當然不會缺席,也邀請所有關心七星潭、愛七星潭的朋友,在新年的第二天到七星潭賞星廣場,一起讓那顆海洋之心發燙、跳動,一起牽手許下:「七星潭,我愛妳一生一世」的新年心希望吧!


(圖/岢貝果提供)

希望明年,不管有現身或沒現身參與的每一個人,都能把那隨著海洋之心一起跳動的感覺收進自己的心裡,讓自己化身為蝴蝶,持續發揮個人或團體公眾參與的力量,在新的一年裡,持續不斷地為七星潭的未來發展舞動著翅膀,我們相信,那陣風,將會對七星潭、花蓮海岸的未來發展帶來正面地強大力量!

祝大家快樂!明年見!

2 則留言:

光中 提到...

祝Peggy 新年快樂,七星潭搶救成功 !

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心關係工坊 提到...

謝謝光中老師的祝福,希望大家都快樂~^_^~